您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资讯
虚拟运营商试点期年底见分晓
发布时间:2020-01-21
虚拟运营商试点期年底见分晓
华住旗下海友酒店试运营自主入住终端。消费者来到酒店,通过登录入住系统,就能完成自主选房、身份登记、支付等环节。

“公司的资本运作空间巨大,除了持续的资产注入,还会关注外部并购。”在上周五举行的大型投资者交流会上,中国重工(601989.SH)董秘郭同军对参会的上百家机构人士透露。

  近日,互联网巨头谷歌被曝涉足移动通信转售,给盈利难的国内虚拟运营商重新打了“鸡血”。还有几个消息:

  1、据悉,谷歌目前已与T-Mobile和Sprint两大运营商达成合作,批发购买移动通话和数据网络服务,该项目已在测试进行中,预计年内上线。

  谷歌之所以涉足虚拟运营商领域,主要是看中其通信入口的最大价值。百度虽然并未在工信部颁发的五批虚拟运营商之列,但未来不排除以投资或并购的方式获得通信入口,这对互联网企业布局智慧家庭、车联网等物联网是非常重要的。

  2、除了百度,互联网巨头BAT的另两家——腾讯及阿里巴巴,都间接或直接地获得了虚拟运营商牌照。其中,腾讯自身已有微信、手机QQ两大杀手级的移动互联网入口,其投资的京东已是虚拟运营商,而阿里巴巴则以旗下万网公司申请到了这张牌照。

  当前,虚拟运营商大军虽曾处在同一起跑线,但在业务进展中开始出现分化。一类是以蜗牛移动、京东、苏宁、阿里、分享在线等为代表,在既有业务基础上增加了通信入口,即销售170号卡、推出流量不清零、可转赠、赠送话费等微创新的业务类型。第二类则是部分虚拟运营商借助牌照实现了在资本层面的运作,典型代表是迪信通、乐语、远特通信等。

  还有更多的虚拟运营商,业务迟迟未见进展,属于虚拟运营商中的“沉默”一派,有的仍在做支撑系统和平台的建设准备,还有的萌生退意,计划放弃。

  想起一个笑话说,泳池规定不能裸泳,大家一直都在开心的游泳,享受着超越制度的优越感,潮水退后竟然发现很多人在裸泳,所以裸泳者可能不觉得羞愧和自责,反而是裁判犯难了。

  随着市场分化加剧,到2015年底移动转售试点期结束,到时候谁在裸泳也就一目了然了:一部分虚拟运营商或出于自身考量主动退出,或在生存压力下被迫出局,或寻找个好买家(世纪互联在拿到虚拟运营商牌照后不久,就获得了雷军系的金山软件、小米和淡马锡高达2.96亿美元的股票认购)。

  2015年,不管裸不裸,游起来都不太容易。四大难关仍未有实质破解:

  1、价格倒挂的现状得不到改善。3家基础运营商的资费一直在降,跟虚商的结算价却一直很高。传闻的价格协商体系,目前来看只是糊弄上面的小把戏。

  2、创新业务优势不明显。虚商入市之初的很多创新亮点在与3家的竞争格局中只能沦为实验田,成为业务模式上的探路者。虚商的所谓创新缺乏基础性的保护壁垒,只是在产品包装、业务模式上的小变革,无法构成核心竞争力,很容易被掌握核心资源的竞争方边缘化甚至体态。蜗牛、阿里、中麦的很多业务、规则被运营商模仿就是明证。


作为我国科技体制改革的试验田,研究所成立之初,我们就聘请全球顶尖专家组成评选委员会,坚持公开、竞争的人才选拔机制,打破一切框框,先后8次面向全球选拔人才。这样的坚持成效初显,今年参加两院院士评选的4位科学家,都曾是我们这里培养的高端人才,他们从这里走出去,如今已是各自科研领域的领军人物。

IT的企业级市场鲜有成功的创业公司,数十年来被各大巨头垄断,但令人欣慰的是,去年开始有多个迹象表明,IT企业级市场正在爆发。

Copyright © 2016 Touzizhuce.com 技术支持:投资注册网